琅琊榜·04
0:00
作者:滑婕
栏目:现代文学
发布时间:2018-04-11
简介 :兄弟二人一左一右,笑容晏晏地陪同着客人进了二门,沿途的下人一看这架式,就知道来的是个要紧的贵客,只是看来者一身白衫,容颜清素的样子,又猜不出是何来头。  按贵族世家的常例,除非是迎接圣旨或位阶更高的人,一般不开中门不入正厅,所以两兄弟直接就引着客人到了东厅。虽然室外还有余晖,但厅内已是明烛高烧,在温黄的灯光下,有一人手执书卷,踏着光滑如镜的水磨大理石地面,正缓步慢踱,若有所思。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,他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,颔下长须无风自动。  这就是颇受当朝皇帝倚重,被称朝廷柱石的宁国侯谢玉。  当年曾被喻为“芝兰玉树”的美男子如今已年过半百,但端正的面庞和挺秀的五官依然保留着青年时的俊帅,体型也还保持得很好,胖瘦适中,矫健有力。此时他身着一套半旧的家居服,除了腰间一条玉带外别无华贵的饰物,却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雍容。  萧景睿与谢弼神色恭肃地上前拜倒,齐声道:“孩儿见过父亲。”  “起来吧,”谢玉抬了抬手,目光落在萧景睿身上,语调略转严厉,“你还知道回来?两个多月不见你人影,连中秋团圆之日都忘了,看来平日对你实在管教得不够……”  刚刚才教训这一句,谢玉突然发现厅上还有第四人,立即停顿了下来,“哦,有客人?”  “是。”萧景睿躬身道,“这位苏兄是孩儿结识的朋友,在外时一向多承他照顾,此次是孩儿力邀请他到金陵休养身体的。”  梅长苏迈步上前,执的是晚辈礼,气度却甚是从容不迫:“草民苏哲,见过侯爷。”  “苏先生客气了,来者是客,何况又是犬子的好友,不必如此谦称。”谢玉抬手微微还了半礼,见这年轻人虽是病体单薄,但容颜灵秀,气质清雅,不由多看了两眼,“苏先生好人物,既然赏光客寓敝府,就当自己家一样,不必拘束。”  梅长苏欠身笑了笑,并未多客套,慢慢退后了一步。  因为有外人在场,谢玉不便再对萧景睿多加训斥,所以只瞪了一眼,就放缓了语气道:“客人远来劳累,你们陪着先安排休息吧。明日不许贪睡,去公主府迎你母亲回来,等我下朝后再过来这里,有话要吩咐你们。”  “是。”兄弟二人一齐躬身,与梅长苏一起退了出来,直到了院门之外,才放松了全身。  因为早得了吩咐,谢府下人们已打扫好客院雪庐,重新换了崭新的铺陈,热茶热水也准备停当,整个院子显得极是温馨,倒看不出一向少有人住。  旅途中晚餐吃得太早,所以萧景睿和谢弼陪着梅长苏一起在雪庐用夜宵。枣粥和点心刚送上来,萧景睿突然想起来了什么,问道:“飞流呢,叫他一起来吃吧?”  梅长苏笑道:“他一直都在啊。”  话音刚落,萧景睿和谢弼突然觉得背心一阵发寒,回头看时,方才明明空无一人的屋角,此时竟已静静地站着一个身着浅蓝衣衫的少年。他容颜生得极是俊美,可惜全身上下都仿若罩着一层寒冰般冷傲孤清,令人分毫不敢生亲近之念。  “虽说不是第一次见飞流,可还是觉得这身法好诡谲啊。”谢弼压低了声音悄悄道,“苏兄,有他这样一个护卫在,我都不太敢靠近你,生怕他一个误会,劈我一掌。”  “怎么会?我们飞流脾气很好,很乖的。”梅长苏刚抬了抬手,下一个瞬间飞流就已经飘了过来,蹲下身,将头靠在梅长苏的膝上,“看,还喜欢撒娇。他只是偶尔分不清楚真假,以后有他在场的时候,你们不要跟我打闹就是了。”  这个武功奇绝的少年护卫受过脑伤,略有些心智不全,萧景睿和谢弼早已知道,不过他俩对梅长苏都敬如师长,根本也没打算跟他打闹,所以这句吩咐嘛,听着也就是听着罢了。  飞流不喜欢吃粥,谢弼又吩咐人另给他煮了面食。大家正边吃边闲谈,院外突响人声,有人一路朗声大笑着走进来道:“你们走得可真慢,等得我都快长毛了!”  萧景睿大喜,跳起身来抓住来者,“豫津!”  谢弼却皱起了眉头,下巴一仰,问道:“我说言豫津啊,你这消息也太快了吧?我们刚刚才进门,时间又这么晚,你跑来干什么?”  “我跟你们管家打了招呼,等你们一回来就给我送信儿,”言豫津大踏步走上前来给梅长苏见礼,“苏兄看起来气色不错,这一路上少了我,没被这两人给闷死吧?”  国舅府的大少爷言豫津是萧景睿最好的朋友,三个贵公子本来是一起在游历途中遇到梅长苏,打算结伴同行回金陵的,谁知一行人在半路上碰巧救下了一对被追杀的老夫妇,听他们说是准备上京,去控告庆国公柏业的亲族在他的原籍地滨州横行乡里、鱼肉百姓,夺耕农田产为私产,殴杀人命等诸项罪状。谢弼因为宁国侯府与庆国公府一向交好,怕父亲责怪,没有敢管这桩闲事,而言豫津生性洒脱,侠义心起,便自告奋勇护送这对老夫妇一起先走,同时还坚持不要萧景睿同行,让他陪着由于身体原因必须慢慢缓行的梅长苏随后回京。  “胡公胡婆怎么样?”一见到他,梅长苏自然要先问一问那对告状的老夫妇。  “状子已经递到御史台了,事情现在很稳定,皇上密旨派了特使去滨州,没有调查结论前案子暂不开审,所以现在还没起什么风波,谢弼你也用不着这么急就冷淡我避嫌。”言豫津虽然语气乐乐呵呵的,但说起话来却毫不客气,“我就是想这么晚来看景睿和苏兄,就不是来看你的,不服气来咬我啊……”  “呸!”谢弼啐道,“你那么厚的皮,谁咬得动?”  “好了好了,不开玩笑了,跟你们说正经的,”言豫津拖过一张凳子在桌旁坐下,捞起一杯茶一饮而尽,“你们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回来的有多及时吧?”  “及时?”萧景睿不解地眨眨眼睛,“我们赶上什么了吗?”  “哈哈,”言豫津用力拍着好友的肩膀,“你们赶上了一场大热闹!”  听他这样说,梅长苏倒还罢了,萧景睿和谢弼却一齐睁圆眼睛,露出了好奇的表情。因为他们二人非常了解言豫津,知道这位国舅公子是全京城最爱看热闹的一个人,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的影子,看的热闹多了标准自然也会水涨船高,所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“大”热闹,就一定不会小到哪儿去。  “别吊胃口了,快说,有什么热闹看?朝廷要加恩科点武魁了吗?”谢弼催问道。  “比那个热闹,”言豫津摆摆手,“你们还记不记得,我们在初遇苏兄的那个小县城外,看见了什么人?”  “看见了……”谢弼略一回想,“啊,那个大渝国派来出使我们大梁的使团!当时他们不是在酒楼闹着说带来的国书丢了吗?又砸楼又搜身的,那个猖狂劲儿真让人想狠狠教训他们一下!他们现在已经进京了?干什么来的?”

评论区

    主办单位:贵阳市总工会 承办单位:云岩区总工会贵州省图书馆 承办单位:云岩区总工会贵州省图书馆 © 2018 贵州墨客视觉传媒有限公司
    备案号:黔ICP备17005032号-1 Copyright @ 2004-2016 zcgongjiang.com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6561155

用微信扫一扫

贵阳市职工网络读书分享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