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琊榜·01
0:00
作者:滑婕
栏目:现代文学
发布时间:2018-02-05
简介 :  金陵,大梁帝都。  物宝天华王气蒸蔚,这里连城门也与他处不同,格外的巍峨坚实。  川流不息入城的人流中,一辆青蓬双辕的马车不起眼地夹在其中,摇摇缓行,在距离城门数丈之地停顿了下来。  车帘掀起,一个月白衣衫,容颜清朗的年轻人跳下车,前行几步,仰起头凝望着城门上方的“金陵”二字。  走在马车前方的两名骑士察觉到后面有异样,回过头看了一下,一齐拨转马头奔了过来。  这两人都是贵族公子的打扮,年龄也大致相仿,跑在前面的一个远远就在问:“苏兄,你怎么了?”  梅长苏没有回答,他依然保持着仰望城门的姿势,表情凝然不动,一头乌发被风吹起,有几丝零散地覆在苍白的面颊上,使得整个人透出一股深邃的沧桑与悲凉。  “苏兄是不是累了?”这时另外一人也奔至近前,关切地道,“就快到了,今天可以好好歇歇。”  “景睿,谢弼,”梅长苏毫无颜色的唇边掠过一抹浅淡的笑,“我想在这里再站一会儿……这么多年没来,想不到金陵城几乎丝毫未变,进了城门后,多半也依然是冠盖满京华的盛况吧……”  萧景睿微微有些怔忡,问道:“怎么苏兄以前……来过金陵?”  “十五年前,我曾在金陵受教于黎崇老先生,自他被贬离京后,就再没有回来过。”梅长苏幽幽长叹一声,闭了闭眼睛,似要抹去满目浮华,“想到先师,不免要感慨前尘往事如烟如尘,仿若云散水涸,岂复有重来之日。”  提起前代鸿儒黎老先生,萧景睿与谢弼都不由神色肃然。  黎崇这位学博天下的一代宗师,虽然受召入朝教习诸皇子,但亦不忘设教坛于宫墙之外。  在他座前受教之人富贵寒素,兼而有之,并无差别,一时名重无两。  然而当年不知为了何故触怒天颜,以太傅之身被贬为白衣,愤愤离京,郁郁而亡,诚是天下士子心中之痛。  在与梅长苏一路同行到金陵的相处过程中,萧景睿和谢弼都觉得这位苏兄学识深不可测,一定大有渊源,却没想到他原来竟是受教于这位老先生。  “黎老先生若泉下有知,也不想看到苏兄你为他伤感,有损身体,”萧景睿低声劝道,“你身子不好,我们本来是请你到金陵散心养病的,你若是这般郁郁不欢,倒让我们这些做朋友的觉得过意不去。”  梅长苏默然半晌,方缓缓睁开双眸,道:“你们放心,既然来到王都城下,总要哀念一下亡师当年忠心受挫,黯然离京的凄楚之情,岂有一直沉溺忧伤之理?我没有事的,咱们进城吧。”  时近黄昏,昼市已休,夜市未起,街面有些清寂,三人很快就赶到了一座赫赫府第前,“宁国侯府”的匾额高高悬挂,十分显眼。  “哎呀,快进去通报,大公子二公子回来了!”这时正好是下人们忙着四处掌灯的时候,一个眼尖的男仆扭头瞅见他们,立即高声叫了起来,同时迎上来请安。  三人纷纷下车下马,客前主后进了侯府大门,入目便是一道影壁,壁上“护国柱石”四字竟是御笔。  “芹伯,父亲母亲呢?”萧景睿问着一个匆匆迎出来的老仆。  “侯爷在书房,不过夫人今日礼佛,要留宿公主府。”  “那我爹我娘呢?大哥和绮妹他们呢?”  “卓庄主和卓夫人已经回汾佐去了,卓姑爷和大小姐同行。”  在一旁听着他们的问答,梅长苏忍不住失笑道:“真是混乱啊,又是父亲母亲,又是爹娘的,再加上你跟哪个兄弟都不同姓,不知道的人一听就晕了。”  “不知道的人当然会晕了,不过景睿的身世也算是一段传奇了,不知道的人很少吧。”  “谢弼,你总是没大没小的,叫我大哥。”萧景睿故意板了板脸,三个人随后一齐笑了起来。  不过玩笑归玩笑,其实谢弼说的没错,萧景睿的身世由于太离奇,又牵涉到贵胄世家的宁国侯府与江湖名重的天泉山庄,在朝野间的确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评论区

    主办单位:贵阳市总工会 承办单位:云岩区总工会贵州省图书馆 承办单位:云岩区总工会贵州省图书馆 © 2018 贵州墨客视觉传媒有限公司
    备案号:黔ICP备17005032号-1 Copyright @ 2004-2016 zcgongjiang.com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6561155

用微信扫一扫

贵阳市职工网络读书分享会